家中存着上百年的文化资产除了扔掉还能怎么办?

发布时间:2019-11-30 07:16

  莺歌是一座因製瓷而兴旺、因产业外移而衰颓的小镇,由于靠近台北市中心(坐火车只要半小时),近年来正面临地产开发的围剿,窑厂和老屋陆续清拆,高耸的新大楼正取代原本的城镇风貌,速度之快,何止是星火燎原。

  我们谈台湾的产业遗产,多半谈矿业、铁道、茶、菸、酒,谈它的历史脉络与人文地景,历史脉络主要是调查研究,而人文地景则偏重观光效益的讨论。毕竟,无论是什么工作,都必须在执行的过程中经由获利养活自己,「开放观光卖特产」成了最直接有效的手段。

  而陶瓷呢?莺歌最具代表性的文化景观应该是窑厂的烟囱,可惜现在已没剩几只;原有的产业链与都市发展动线,与现在为观光客打造的「陶瓷老街(它是2000年才诞生的)」几无关联。莺歌是一座200年的历史小镇,却也是最典型的、「看不出来究竟发生过什么事」,得像个考古学家依据文献和研究结果,才能在蛛丝马迹中拼凑出它「硘仔镇」的样貌。

  一般观光客只会被引导到「陶瓷老街」购物,最多逛一下陶瓷博物馆。绝大多数的人并不知道要怎么选购、判读、欣赏陶瓷,带着「怕被当凯子削」的恐惧匆匆逛完,莺歌陶瓷的特色是什么?价值在哪裡?上万元的茶具和3个100的杯盘有什么差别?如果带外国友人来莺歌参观,要怎么引导他们?

  座落在陶瓷老街上的新旺集瓷,将长达一世纪的家族製瓷产业史转化成活的博物馆,一方面在产品面持续求新求变,一方面也传承世世代代的记忆,在爬梳历史的过程中,对于台湾製瓷已消失的技术,也不计承败的努力研发、复振。他们努力的成果深获海内外肯定,并于今年10月荣获日本优良设计奖

  「从前人留下的宝库中挖宝」说得容易,执行起来却是千头万绪。面对堆积如山的文件、机具、历代产品,光是搞清楚每样东西是怎么来的、干嘛用的,就是浩大的工程。要在父执辈中一一打听询问,每个人记得的版本都不一样,必须与史料文献交叉核对。而文物(包括机具设备、老厂房)的整理、修复又是另一件事,如何在原地原貌保存的前提下,能清爽明晰的陈列、展示文物,让使用者在参与式的体验中了解生产过程,且必须符合商业营运的需求,这中间至少牵涉到四个层面:

  老实说,以台湾中小企业的人力规模与资金,光是顾及第一点就已经捉襟见肘。而家族、地区产业史的调查研究,虽然大家「理智上」都知道这是定义自身价值的根本工作,但旷日费时,一方面无暇处理,二方面根本不知从何下手,只能等待有心的学者用研究计画的资源投入,并在合作的过程中寻找转化的可能性。

  然而,产业人才流失的速度极快,转型需求迫在眉睫,这种「姜太公钓鱼」的状态是很不健康的。如果一直都没有学者自己带着研究经费来敲门呢?就算有,研究成果可以供产业公开使用吗?观光发展需要政府力配合做长远规划,谁来规划?谁来驱动?当地社群的集结就更是大哉问,人人都有心,却缺乏组织性的横向连结。

  其实不只是莺歌与陶瓷产业,许多地区性的传统产业都有类似的困境。想寻求公部门协助,相关部会就包含经济部、文化部(局)、观光局,这种跨部会的议题往往陷入「三个和尚没水喝」的窘境,或是重複做工、分散力量;或是牵涉到盈利,资源分配的方式必须避免图利之嫌。

  如果有一个非政府、非产业的顾问组织,既娴熟文化资产研究与保存的技术,又有品牌规划与展示销售的概念,负责媒合相关人才与资源力,是不是可以大为减少现阶段传统展业自求多福的摸索成本?商业模式可以是小型的专桉委託,也可以是大型的国家级计划,无论如何,最重要的是,要有一个窗口、一套系统,让民众可以谘询、委託:「我家有一批百年文物,我无法辨识,有没有比扔进垃圾车更好的处理方式?」

      明升体育 下一篇:STCN解读:山水文化拒买二股东资产


Copyright © 2002-2011 明升体育 版权所有 China Galaxy.com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 苏ICP备14017852号-1 技术支持:明升体育

网站地图